当前所在位置: 上海市胸科医院 > 心内科  
另辟新径,救治天生“异”心——我院心内科刘旭教授团队完成世界首例特殊结构房颤导管消融手术
发布时间:2020-09-07

器官天生异位,心脏长到了右边,还患上了房颤,这样的“异常”情况该怎么治?8月25日,我院心内科副主任、房颤亚专科主任刘旭教授团队成功救治了这样一位特殊患者,完成了首例“镜面右位心合并下腔静脉离断、经颈内静脉途径房颤导管消融”手术。团队另辟新径、迎难而上,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为此类特殊生理结构的房颤患者带来治疗希望。据悉,此例手术世界范围内尚未见报道。

57岁的唐先生有先天性的器官异位,本该在左边的心脏长到了右边。三年前,他没有任何诱因突发心悸症状,在当地医院诊断为阵发性房颤。本想进行常规的射频消融治疗,谁知术中检查时却发现患者的心脏血管也存在异常,无法通过常规穿刺路径进行消融手术,当地医生建议他长期口服药物治疗。然而,唐先生吃了药后症状仍旧反复,房颤已严重影响了生活质量。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朋友告诉他,“可以去上海市胸科医院试一试。”

唐先生入院后,刘旭主任带领房颤团队,会同超声科、放射科、心外科,麻醉科等立即开展了多学科会诊,探讨手术方法。这位特殊的患者,如果要做消融手术,将面临诸多难题。首先,他的心脏位置异于常人,位于右侧,特殊的生理解剖结构已给手术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另一方面,患者的心脏血液循环路径也和正常人不同,连接心房下端的静脉血管有一段先天性的缺失,导致医生们不能按照通常的路径进行穿刺。无法穿刺,就无法施行消融手术。难道就此放弃了吗?

传统的路径不行,那就另寻他路!刘旭教授凭借多年来数万例房颤手术的成功经验,大胆提出“经左侧颈内静脉进行房间隔穿刺”的新路径。这一路线与常规穿刺方向相反,需要医生对患者心脏结构和血管路径有“了然于胸”的把握度。为确保手术成功,医生团队术前进行了反复模拟演练,细化手术流程和路径,针对可能发生的情况制定应急预案。

手术当天,麻醉医生为患者进行了全身麻醉。紧接着,手术团队的姜伟峰医生运用国际最先进的三维标测系统,构建出了心脏的三维立体模型。这就好比画出了一幅心脏这间小房子清晰的立体结构图,让医生直观、全面地观察到心腔内情况及血管路径,这一步可有效提升手术的安全性。随后,刘旭主任在心腔内超声指导下精准定位下,经左侧颈静脉,精准地完成了房间隔穿刺,然后小心而迅速地置入特殊的三维可视化导管,一气呵成地完成了消融。其间,整个过程团队默契配合,手术非常成功!术后两天,唐先生就康复出院了。

我院现已累计完成超过30000余例房颤射频消融手术,连续多年保持房颤消融术数量位居亚太地区之首。近年来房颤亚专科团队积极探索,在临床上广泛运用“零”射线房颤导管消融、Rotor 标测、心腔内超声、可视化可调弯鞘管消融等新技术,为那些生理结构特殊、复杂疑难的房颤患者带来新的治疗选择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