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上海市胸科医院 > 麻醉科  
麻醉医生:无影灯下的“生命守护神”——带你走近麻醉医师John Snow
发布时间:2020-04-01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麻醉宣传周(每年3月30日起的这一周),而每年的3月30日也是国际医生节。这一天为的是纪念麻醉医生克劳福德.郎(Crawford Long)成功实施第一例乙醚全身麻醉而设立的。医生节纪念的是一位麻醉科医生,你有没有觉得奇怪?

timg (1).jpg

其实麻醉科医师并不是大家想像中的打一个麻醉针就没事的医生,实际上无论是历史上麻醉医生,还是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当中,麻醉科医师都是一群非常神秘的,有着特殊技艺的人。比如这次我们从电视上看到的“插管敢死队”,其实就是由麻醉科医师组成的,他们在抢救重症病人的时候需要把自己的头面部凑近患者的口鼻以便完成气管插管,感染的风险很高。然而他们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插管之后患者可以进行呼吸机通气治疗,与死神展开生死时速。然而他们的技能远不止插管,他们在危重患者的急救,呼吸机治疗等各个方面都有绝活。

今天跟大家讲的是另一个伟大的麻醉医师John Snow的故事。看到上面的配图大家可能有点懵,这不是《权利的游戏》主角吗?怎么成了麻醉医师呢?别急,只是跟您开个小玩笑而已。我们今天讲的主人公也叫John Snow (1813–1858), 一模一样的名字。

图片1.png

John Snow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在他非凡的职业生涯中,共发表了100多篇文章、书籍和小册子。他是个“全才”,在医学各个专业领域都很出色。通过细致的记录和敏锐的分析,他证明霍乱是通过受污染的水传播的。要知道他的这一发现可是在发现“细菌”或 “感染”这样的概念之前。他的工作被通俗地被称为“宽阔街道的水泵”的故事。John Snow对霍乱的研究使他得出结论:宽阔的街道水井是传染源,他建议拆除水泵手柄,帮助平息了霍乱传染。他是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领域的奠基者。历史上给他的评价:“他是第一位伟大的麻醉医师,无痛分娩的奠基人,同时他还是流行病学之父,他证明了霍乱是通过受污染的水传播的” 。

p50836696.jpg

John Snow 调查霍乱时绘制的“死亡地图”

John Snow不仅是“流行病学之父”,他还是第一位专业的麻醉学家。到他45岁死于中风(但尸检显示他患有肾病)时,他已经完成了5000例麻醉,并一直在通用医学领域及产科实践领域进行研究。他的病例集是他各项研究的基础,从中可以侧面了解他敏锐的观察力。

John Snow出身卑微,他的父亲只能为其提供小学教育,他做了一系列学徒,先是取得药剂师资格,然后是外科医生。经济状况迫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地完成课业,直到他最终完成医师考试。然而这可能是他的幸运,使他无意中能避开那些封闭老旧的“哲学”医学理论,对科学发现保持开放的思想。John Snow热心医学会议,发表论文,并讨论医学问题。1846年12月28日,作为伦敦医学界的“知名人物”,他被邀请参加一场名为“洋基道奇”的演示—即“乙醚化手术”---著名外科医生罗伯特·李斯顿就是这么称呼乙醚麻醉的。李斯顿是伦敦大学医院第一位为“乙醚化”病人做手术的外科医生,手术时间是1846年12月19日。

由于早年接触过产科和新生儿窒息等方面的相关问题,John Snow对呼吸生理学产生了兴趣。他反对当时用于新生儿复苏的各种治疗方法和理论,例如在当时大家提倡的一些做法,如将婴儿浸入冷水、温水,甚至电刺激等方法唤醒等。1841年,他发表了一篇优质论文,描述了成功复苏“死胎”儿童所需的措施,并通过不同的动物实验来验证他对成功复苏的建议是科学的。

随着对呼吸生理学的深入了解,他先后用乙醚和**这两种低沸点的液体药物做实验,发现在室温下它们暴露在空气中会变成气体(蒸气),吸入这些蒸汽会产生一种后来被称为“麻醉”的状态,这种状态可以使病人摆脱痛苦。在看到“乙醚化”手术演示后,John Snow设计了实验证明乙醚在所有测试物种中都有作用,包括他自己。在1847年5月17日的一次演讲中,他对乙醚麻醉的生理学和药理学进行了第一次科学分析,为其作为麻醉剂的安全使用提供了理论基础。他还设计了一个汽化器,使吸入麻醉剂输送浓度的变化最小化,这一原理正是现代麻醉挥发器中所用到的原理。他在伦敦医学公报上发表了18篇 “关于吸入挥发性麻醉药”的文章,他为安全使用乙醚和**减轻手术疼痛提供了指导。同时他还描述了有关“醚化剂”或“**”过量用药可能产生致命作用的病理生理过程。

他作为一名“麻醉医师”,又有产科方面的丰富经验,连维多利亚女王都寻求他的服务,他于1853年为利奥波德王子的出生做了无痛分娩。

John Snow还对**引入麻醉后相关的一些死亡报告做了分析。发现1例**麻醉没有过量的病人,尸检中显示 “脂肪性心脏”。这个病人有心脏病病史,他术前在评估病人是否适合麻醉时,John Snow对病人是否有能力承受麻醉和手术的影响持保留意见,但由于病人之前曾经顺利地接受了手术,所以在其他医生坚持下这次手术还是做了,结果后来病人死亡。John Snow的分析为围手术期治疗提供了第一个评估风险的模型。例如这个病人已知患有心脏病,麻醉药可能不是唯一的致死因素,但John Snow已经意识到手术会给病人带来风险,并已将风险告知病人。这也是如今围术期医学这门亚学科的发源。

不幸的是,John Snow在1858年突然离世,给后世一段时间的医学发展留下了巨大的空白。

以上由麻醉科副主任 

吴镜湘医师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