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上海市胸科医院 > 护理部  
我是一名护士,不救他我良心过不去——我院护士贺禾在飞机上紧急救护突发呕血的高龄老人
发布时间:2019-01-10

     “我要找贺禾护士!” 12月27日,70多岁的陈阿婆带着一份感谢信,来到我院护理部,一心要见到自己丈夫的救命恩人。原来半个多月前,我院的护士贺禾在飞机上紧急救助了突发呕血的施老伯,照护他直至飞机落地。贺禾当时不愿留下详细个人信息,陈阿婆花了好大一番力气终于找到了这位善良的“白衣天使”。

       故事还要追溯到12月13日的晚上……

       陈阿婆夫妻俩乘坐航班由香港返回上海。在飞行途中,她的先生施老伯突感胸部不适,喷吐出大量呕吐物。机上的乘客们一阵惊慌,乘务长用语音寻找医生乘客,却无人应答。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时,“我是护士,让我来看看!”一个年轻的身影挺身而出,来到老人身边。她,就是贺禾。

       当时老人已经吐满了全身,嘴唇发白,全身冒冷汗,贺禾全然不顾陌生老人的呕吐物有多脏,徒手打开老人的衣服,为他测量脉搏、血压,听呼吸音,观察瞳孔状况,进行昏迷指数评估。凭借娴熟的临床经验,从老人喷吐的严重程度判断,应该是头颅内高压所致。她连忙询问,果然老人有高血压史。同时,细心的她从呕吐物的颜色判断出老人有呕血情况!这就不是一般的呕吐了。她仔细检查后发现其鼻腔、口腔出血已达30毫升。经过15分钟的专业护理和紧急处置,老人终于渐渐恢复了意识。自始至终,贺禾一直都蹲在地上陪伴着老人。她一边与乘务长沟通老人病情,为机长是否紧急迫降提供专业意见,一边不停叮嘱家属,老人是呕血,不是一般的呕吐,所以飞机降落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去医院做详细检查和救治。终于,飞机平稳降落,施老伯被立即安全送上了救护车。这时,贺禾才到机场的洗手间洗掉了沾满双手的呕吐物。后来,经诊断施老伯是胃溃疡伴出血,由于高空低压诱发颅内高压引起呕血,且失血量较大,因送医及时,所以老人现在已无大碍。

       事后贺禾说,“事发时我也犹豫过,觉得自己只是一名年轻护士,万一救不了他怎么办?”但瞬间踟蹰,立即就被她强烈的责任心冲刷得一干二净,在病患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提供专业救助,这仿佛是流淌在这个护士血液中的天性。“我只知道,当时如果我不冲上去的话,我的良心一定过不去”。

       贺禾的善举令当时飞机上的旅客和机组人员都深受感动,尤其是施老伯夫妇,在下飞机前一定要小姑娘留下详细个人信息。贺禾却执意不肯,“我只是做了护士应该做的事情,再平常不过了。”后来,实在拗不过周围乘客和机组人员的好意,她也只写下单位和名字。

       然而,对贺禾护士的感激之情却一直萦绕在老夫妻两心中。凭着单位名字,两位70多岁的老人手写了一封长信,辗转找到胸科医院护理部。纸短情长,正如老人在感谢信中所写的“姑娘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危难时“白衣天使”伸出的援手,病痛时的坚守,将永远温暖着这对老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