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皇冠体育网站> 业务动态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在2011年中国旅游高等职业教育峰会上的主题演讲
[发布时间:2017-03-20  点击: 次 ]

职业、教育与人格养成

――2011年中国旅游高等职业教育峰会上的主题演讲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  戴斌

2011.5.8,济南)

 

老师们,同学们:

能够在暮春孟夏之际来到山东旅游职业学院这所著名的“五星联盟”旅游院校,很是开心,也有些激动。倒不是客气话,一来与保荣书记、德利院长是好朋友,二来这是一次致力于中国旅游职业教育创新的集会,三来因为自己的第一学历也是专科毕业,所以能够借这一方校园谈谈自己对旅游教育的看法,确是有着别样的心情。今天在座的都是旅游教育的大家,有些还是我的老领导,此时的心情就如同龚琳娜老师的成名曲――《忐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汇报。下面,主要就高职教育在旅游产业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现状与挑战以及重构旅游教育的硬核三个问题谈几点想法,请大家批评。

一、高职教育是旅游发展的基础支撑,也是积极推动者

回顾历史,从1978年我国第一所旅游学校——南京旅游学校、1979年第一所旅游高等专科学校——上海旅游高等专科学校成立,到2010年形成中等、高等各类旅游院校1744所、在校学生约96万人的规模,32年间,我们的旅游教育快速发展。这其中,职业教育始终是我国旅游产业的基础支撑,没有数以万计的教育者的努力,旅游产业的市场化和现代化进程肯定会曲折得多。让我们记住这些曾经在国家旅游业发展历程中做出过开创或者杰出贡献的机构和人物,并以后来者的身份向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第一所旅游学校――南京旅游学校,校长陶九龄;第一所旅游高等专科学校――上海旅游高等专科学校,校长齐维礼;国内第一部旅游职业教育的教材——《餐饮服务与管理》(1994),编写者为国家旅游局人事劳动教育司......

从发展进程看,我国的职业教育始终与中国旅游产业发展和教育改革共同进步,共同成长。改革开放初期,南京旅游学校(1978)、浙江旅游职业学院(1983)等一批职业旅游院校的成立,为我国刚刚起步的旅游业及时输送了大量的应用型人才。80年代中后期,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天津旅游干部管理学院(1987)、金陵旅馆管理干部学院(1989)等一批院校的建成,为旅游业中高层职业管理人才的培养做出了重要贡献。90年代中后期以来,我国国内旅游兴起,顺应旅游市场创新和产业创新的要求,旅游职业教育结构调整,高等旅游职业院校总量增加比例提升,中等职业院校数量及比例降低。同时,在培养模式上高等职业院校也进行了大胆创新,人才培养与产业需求形成更加紧密的联系。总之,我们见证了旅游产业和旅游教育两个领域从精英到大众化的进程。职业教育从专业人才培养、人力资源开发和服务创新等多个方面切实推动了国家旅游产业的发展、转型与升级。

职业教育在我国现阶段旅游产业体系中的地位我看可以用两个“绝大多数”来概括。在全国1744所旅游院校中,绝大多数是职业学院和专业技校。每年数以十万计的毕业生真正到旅游行业就业者,绝大多数还是职业院校的同学们。有了这两个“绝大多数”,职业教育就是旅游产业发展的国家战略的有机组成部分。我们所从事的是神圣的,令人自豪的旅游专业人才培养工作。我们可以对历史证明,在国家旅游业繁荣与发展的进程中,职业教育人是尽职、尽责,也是尽心、尽力的。

二、国家旅游发展战略需要高职教育的坚守与创新

2009年,国务院颁发了《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明确提出要把旅游业培育成为“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旅游业发展的两大战略。上个月,国家旅游局党组通过了《国家旅游业第十二个五年发展规划纲要》,对两大战略目标进行全面贯彻和工作部署。其中,如何更加有效地发挥教育、科技和人才产业发展中的作用可以说是浓墨重彩的主线。《纲要》提出,要“以旅游一线人才及新业态、新岗位紧缺人才开发为重点,抓好旅游人才结构调整”,要“统筹旅游中等职业教育与高等职业教育发展,促使旅游职业教育规模与旅游业发展需求相适应。推动旅游人才培养结构调整,鼓励旅游院校根据旅游新业态、新趋势的需要设置专业或专业方向,鼓励旅游院校加强应用型、复合型、技能型人才培养。可以说,在旅游产业发展的国家战略体系中,旅游教育大有可为。

未来五年,中国旅游发展的大众化阶段特征将更加明显。国民旅游消费在旅游经济体系中的基础地位更加突出。预计到2015年国内旅游将达到33亿,出境旅游达到8300万。更多的国民参与、更高的品质分享,需要更多的创新型旅游人才来支撑。而要建设创新型的人才队伍,就要求我们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进入我们的行列。客观而言,在对年轻人的行业吸引力上,旅游不算是前列的,最近十年甚至是下降的,现在应是谷底回升期了。道理很简单,与上一世纪后二十年相比,现在的旅游需求是内生的,也是稳定且持续升级的消费需求。与此相适应,那些立足本土的旅游企业对新型人才的需求也是放量上升的。十年前知道携程、如家,五年前知道七天和汉庭的人微乎其微,现在它们雇用的人员数以万计,需要的店长等中高层管理人员数以千计,还经常听他们说缺人手。这些大众旅游时代形成的新兴旅游企业,有着与传统企业迥异的盈利模式和管理模式。更突出的一点,这些企业中有一大批年轻人和企业共同成长,青春飞扬。总之,从市场需求和产业运营的基本面来看,都需要更多的有理想、有知识、有担当的年轻人加入到旅游行列中来,特别是能够在一线直接为旅游者提供高品质服务的从业人员。这样,在创新驱动产业成长的大环境下,我们的旅游产业才更能焕发新的活力。

无论是国民旅游者,还是国际旅游者;无论是传统的旅游企业,还是新型的旅游业态,都处于急剧的变革之中。消费模式的变革,商业模式的变迁,还有科技的进步,都使得当代旅游业对人力资源的基本素质、知识结构和实践能力的评价体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比之下,我们源于入境旅游市场需求和传统企业运作的人才培养模式似乎并没有真正做到与时俱进。比如旅行社管理,我们还是强调团队、观光、包价的操作模式,花了大量的时间去讲导游业务,而导游业务又是讲解词,而当代旅行社,特别是类似携程、艺龙、去哪儿、到到这样的线上旅行服务商或者代理商,已经完全不是这回事儿了。再比如酒店管理,我们上来就学“我们是绅士和淑女,我们服务于绅士和淑女”,无论是服务还是管理,心中不由自主地奔着五星级、白金五星级酒店去了。而现实呢?市场上最有活力,吸纳就业人员最多的是经济型酒店――现在少量的刚刚开始往往中端商务方向走,他们需要的是认同产业,熟悉现代商业模式,善于人际沟通,有活力的年轻人。而我们年纪轻轻的却被经验灌输得过于老成了。二十年前进入旅游业界,并拥有行业话语权的职业经理人主要毕业于上海旅专、金陵旅管、桂林旅专等专业院校,现在呢?那些拥有产业影响力的企业家和创新者则主要是来自传统行业之外,更不用说是旅游院校的毕业生了。究其本质,是时移世易,时代变化了,而我们还活在过去的经验中。现在是到了全面审视我们的教育理念和人才培养体系的时候了!

三、构建旅游高职教育的硬核:教育家与建设者

高职教育的属性首先是“教育”,其次才是“职业”。由是出发,我们固然需要强调学生的动手能力的培养,或者说是职业训练,但是更加需要健全人格的养成。我们的学生是旅游产业发展的后备军,更是未来社会的建设者。在我们的人才培养体系中,职业训练固然重要,并且还需要继续强化这方面的特色,但是需要更加重视学生的人格养成。德国的工程教育是世界领先的,他们在培养工程师的过程中就很注重知识、能力、人格的协调统一。他们的工程教育和职业资格紧密联系在一起,学生在学期间既要达到工程师业务能力标准,还要有深厚科学基础,同时需要有交流、合作、适应的能力以及人文素养。在这方面,上海旅专的实验室与校园规划以教学为本,较好地实现了现代科技、产业特征和人文气质的统一;山东旅院在学生教育中融入以奉献、服务、包容、团结为宗旨的百川文化精神等等尝试,正是当代中国旅游教育界对学生人格养成的有益探索。在我们的职业教育体系中,要传授技能,更要培养健全的人格。 

需要强调的是,包括旅游在内的高等职业教育同样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学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当代教育理念,以及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教育实践已经表明,高职学院与本科院校只是办学类型的不同,本身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很长时间以来,在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政策设计和大学管理实践事实上把职业教育矮化了。在官本位的社会里,本科院校是正厅级,部分重点大学的党委书记和校长还是副部级,而高等职业学院只能是副厅级,官办的中专和技校呢,则是正处级,就连职称也只能评到副高。在这一背景下,专科或高职层次的大学教育只能是越来越匠气。大学不是这么个管法,也不是这么个办法嘛!还有,中国旅游教育是应产业发展的现实需求而起的,走的是“急用先学”、“活学活用”的路子。在开办旅游教育之初,基本上是从国外引进教育模式和教材。洛桑模式或者康奈尔模式常常成为我们讨论的焦点。洛桑酒店管理学院(EHL)是全球有名的职业学院,也是我国很多旅游院校学习和仿效的对象。但究竟什么洛桑模式的真正内涵呢?是对酒店真实环境的刻意营造,是学生们穿西装,打领带上课?还是师生对实践操作能力技能的强化?都是,又都不是。在担任中瑞酒店管理学院院长期间,曾经与EHL的校长有过一次深谈,我对该校核心竞争力的看法是对欧洲酒店与餐饮文化的坚守,对传统生活方式和文明演化的自觉认可。没有如此的内涵与底蕴,仅仅凭老师和学生的动手操作能力,加上西服领带和红酒,就能够打造一所百年名校,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座各位都是旅游院校的领导者和学科带头人,更应该是当代的旅游教育家。教育家与院校长不同,教育家做的是教书育人的事业,需要有胸怀天下的宽广视野,需要有上下千年的历史意识。对于学生培养目标、专业培养方案、师资队伍建设、课程建设、教材建设,还有课外实践、校园文化,以及后勤管理、安全保卫,等等,凡涉及大学运营的诸方面,诸环节都应当有自己经过深思的理念,并带领导团队持续不断地研讨之、实践之,而不仅仅只是图省事,借鉴中外其它学校现成的东西。教育家与专家学者也不同,他更加强调对教学本身的关注。就是强调科研和社会服务,也是为了更好地培养学生。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教授喜欢以学者自居,衡量一名教授或者讲师社会声誉的也都是与课题、专著、论文等有关。上个世纪末进入旅游教育领域以来,学界的会议参加了很多次,也收获了很多,回想一下,却很少有听到大家就教学领域的某一个主题展开深入讨论的。我们头上顶得可是教授、副教授和讲师的头衔。这是由于我们站在了课堂去一节课一节课地教出来,一个学生一个学生带出来的头衔啊!现在是到了复归教育本身的时候了。教育家对人才培养,对旅游领域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和理性思考之后的自觉认同。我们到底能不能够成为教育家,除了以上内涵的自我修炼,还需要长期的坚守与耕耘。评价从来就是后人的评价,在当世,也只有人们发自内心的认同,我们才可以说自己是教育家。现在动不动就是填表工程,大学校园都快变成公关公司了。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能够多一些理想信仰,多一些淡定从容,多一些净、静两气,把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放在校园里,放到学生身上,百年之后,当学子和后代追寻我们历史深处的背景时,才能够感受教育的价值和人文的温暖。

老师们,同学们,

受益于教育,受益于校园多年,从助教到教授,从教研室主任到校长助理,到独立学院院长,也算是为旅游教育做了些事情。三年前调任中国旅游研究院,从事的依然是旅游研究工作,尽管一直心怀大学校长的梦想,可毕竟是离桃花盛开的校园越来越远了。惟愿在未来的日子里,在服务产业、报效国家的同时,还能够以教育家的理念和建设者的行为与君共勉,与君同行。

谢谢大家!

  |皇冠体育网站|皇冠体育网站|
Copyrigh©1991-2008 SHANDONG COLLEGE OF TOURISM & HOSPITALITY, All Rights Reserved.
计算机网络中心 设计制作 鲁ICP备09105096号